首页 > 历史

[酒趣闻] 李食自称“高阳酒徒”

[酒趣闻] 李食自称“高阳酒徒”

一开始,沛公引兵过陈留,李生跟在军门上说:“高阳贱民李食其,窃听沛公的曝光,将军助楚讨不义。敬劳从者,愿得望见,口划天下便事。使者人通,沛公方洗,问使者:“怎么人也?使者对说:“化妆类大儒,衣服儒衣,冠侧注。沛公说:“感谢我,说我们以天下为事,未暇见儒人。使者谢谢地说:“沛公敬谢先生,方以天下为事,未暇见儒人。李生怒目案剑,称使者日:“走!回到言沛公,我的高阳酒徒也,非儒人也。沛公突雪足杖矛说:“延客人!”

[酒趣闻] 李食自称“高阳酒徒”

,

[酒趣闻] 李食自称“高阳酒徒”
  •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刘邦最有效的将军要封要官,刘邦的转变让人不得不接受
  •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刘邦最有效的将军要封要官,刘邦的转变让人不得不接受 >>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刘邦最有效的将军要封要官,刘邦的转变让人不得不接受...

    [酒趣闻] 李食自称“高阳酒徒”
  • [话秦陇]陕西-赵五娘吃糠
  • [话秦陇]陕西-赵五娘吃糠 >> [话秦陇]陕西-赵五娘吃糠...

    [酒趣闻] 李食自称“高阳酒徒”
  • [酒趣闻] 高阳酒徒李食其举大事
  • [酒趣闻] 高阳酒徒李食其举大事 >> [酒趣闻] 高阳酒徒李食其举大事...